自贸港观察丨雨林绿色 青春亮色-人民数字联播网海南
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

自贸港观察丨雨林绿色 青春亮色

2022/1/20 9:23:2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海南频道



点击观看视频⬆⬆

沿着盘山路向鹦哥岭深处进发,茂密繁杂的植被像层层包裹的绿毯,从山脚直铺到天际线。第18号台风“圆规”过境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鹦哥岭分局生态保护科的科研员,同南开管理站的护林员一起,踏着湿滑泥泞的山路,再次向核心保护区进发……巡护、监测、记录,一如往常,他们用脚步丈量山岭,用知识守护绿色。

记者与鹦哥岭护林员一同出发前往热带雨林

归乡

“护林员是有尊严的职业,有意义的事业”

今年,是符惠全成为护林员的第10个年头,对于“护林员”这三个字的理解,他有了更深的体会。

2011年,22岁的符惠全从部队退伍,是去大城市还是回老家?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父亲一句:“回家吧,我们一起护着家里的山山水水。”让符惠全决定回到了海南省白沙县南开乡,成为鹦哥岭保护区南开管理站的一名护林员。

起初上山巡护,常常是老符小符,一后一前,父子俩话不多,但小符知道老符每次让他走前面,是护着他。“那时候想的是赶快熟悉雨林,别拖团队后腿。”符惠全说。

巡护员一个月有22天在山上度过,每天背着20多公斤的“行李”徒步几十公里,山路险陡,野兽环伺。这样的工作条件,小符从没叫过苦。“土生土长的娃娃,从小到大在山里钻,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可工作不被理解,却让他心里难受。

清退人工林,总被一句话甩到脸上:“我们都是老乡,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每到此,小符左右为难,老符却异常坚定:“规定就是规定,你让他也让,这雨林能保护得起来吗?”

符惠全(左一)与小队成员监测巡护

“拿起猎枪打猴子,放火烧山种稻子,砍下大树换票子,不能让后代替我们赎罪!”父亲和老队员的言传身教,让小符明白保护雨林是原则性问题,不能有丝毫退让。此后,小符多了个任务:进村科普宣教。“那时骑摩托走山路,浑身溅得像泥猴。”

护林10年,最让符惠全高兴的是,随着规范管理、转变发展方式和长期的科普宣教,需要调解村民用地矛盾的情况越来越少了。“以前老乡排斥我们,现在都拉着我们聊。”符惠全腼腆地说。

2014年,鹦哥岭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今年又正式入选国家公园,保护雨林的本土力量也在不断壮大。目前,鹦哥岭共有村民巡护员490人,分别来自10个乡镇,39个村委会,他们中不乏老猎手、伐木工。当然,还有和符惠全一样返乡护林的年轻人,光他们小组,7个人中就有4个“85后”。

看着乡亲们从盗林、毁林到爱林、护林,鹦哥岭的山更绿了、水更清了,许多濒临灭绝的珍稀动植物渐渐恢复生机。“现在,‘护林员’三个字对我来说是有尊严的职业,有意义的事业。”符惠全说。

扎根

“用好所学所长,为保护雨林多出点儿力”

鹦哥岭分局生态保护科负责人米红旭有个习惯,每次进山前都会穿一件印有蘑菇图案的短袖。为啥?米红旭憨笑:“这是我媳妇设计的!”

“下火车,坐汽车,走完平路走山路。”是米红旭对鹦哥岭的第一印象。2013年,黑龙江人米红旭和蒋帅从东北林业大学硕士毕业,这对恋人的专业分别是动物学和微生物学,两人都向往大自然,看到鹦哥岭保护区管理站在学校发布的招聘启事,果断报了名。“

虽然终日与山水相伴,但野外科考并不诗意。第一次上山,成片的蚂蟥看的米红旭头皮发麻,路走一半,被咬的血顺着裤管止不住地流。蒋帅心疼米红旭,但这就是以后的工作,只能咬咬牙克服。

米红旭(左三)与团队成员

2018年,米红旭参与了鹦哥岭分局组织拍摄的纪录片《雨林归来》,进山6天,刚刚出发半天就遇到暴雨,克服重重困难,成片那一刻,米红旭欣喜不已:“对我来说,这是工作五年的总结,也是一份满意的答卷”。

“无论是参与纪录片的拍摄,还是设计带有鹦哥岭元素的服装,我们希望做好科研的同时,用好所学所长,为保护雨林多出点儿力。”米红旭说。

鹦哥岭分局员工近40人,半数不是海南本地人,但他们却像米红旭和蒋帅一样,在鹦哥岭扎了根,利用所学,为摸清雨林“家底”,带出一支“土专家队伍”。南开管理站小组成员符迅龙,能认出不下500种植物,2018年和蒋帅、海南医学院团队共同发现了新菌种——海南黄肉牛肝菌;对两栖爬行类动物更感兴趣的符惠全,与米红旭等人共同编著了7本鹦哥岭“两栖爬行类”动物图鉴……在科研员的帮助下,“土专家”们如今个个身怀绝技。

队伍强大了,工作也更好开展了。目前,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鹦哥岭片区科研团队共发现鹦哥岭树蛙、鹦哥岭飞瀑草等47个动植物新物种,建立珍贵乡土树种保存地72亩,保存种质资源30余种,记录到中国特有植物526种,海南特有植物182种,海南特有脊椎动物114种(含特有亚种)。

未来

“打造智慧雨林需要更多的年轻人”

覃业辉在鹦哥岭分局有个绰号——“遥感大咖”,这个92年的年轻人每次听到别人这么叫他,总是腼腆一笑,然后谦虚地回上一句:“我还要继续学习。”

在他的电脑屏幕上,一幅五颜六色的保护区数据图库正逐渐丰富。点击进入,保护区内林木种类、栖息动物、树龄产权与周边农户姓名等信息一目了然。

5万多公顷的鹦哥岭保护区,按照森林资源调查要求,要划分为3000多个块区,标清植被的种类、产权归属和年龄。“如果少了数字化管理,保护雨林无异于盲人摸象。”覃业辉说。

2007年,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公开招聘,来了第一批共5名大学生,随后,年轻的雨林力量从未间断。10多年来,通过这群青年人的不懈努力,鹦哥岭保护区被原国家林业局授予“全国优秀自然保护区”称号;2012年,鹦哥岭团队被共青团中央与全国青联授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保护雨林,步履不停

2019年鹦哥岭分局招入7个“90后”。“搞科学研究、使用新设备,年轻人上手快、玩得转。别看他们刚参加工作不久,都已经是‘智慧雨林’建设的中坚力量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鹦哥岭分局局长李大江说。

覃业辉从来不觉得跋山涉水,夜宿山间辛苦。“能去国内少有的原始热带雨林实地科考,肯定能有许多收获。”年轻人容易打成一片,在山上他们也有自己的娱乐方式。“每到休息的时候我们会轮流唱歌,护林员们基本都是黎族,现在黎族民歌我也会唱几句了。”覃业辉笑着说。

“管理站每年会根据科研计划派职工外出学习,加强对外联系,提升科研人员专业素质。”李大江坦言,打造“智慧雨林”需要更多的年轻人,保护区条件虽苦,但不能让人心寒,给年轻人一个未来发展的方向,管理局不怕没人来。

编辑:陆丽霞

相关推荐

  • 2021年自贸港与热带农业峰会举行

    2021年自贸港与热带农业峰会举行

  • 海南大学与海南海事局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订仪式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研究室揭牌仪式

    海南大学与海南海事局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订仪式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研究室揭牌仪式

  • 海南自由贸易港税收政策——出口退税篇

    海南自由贸易港税收政策——出口退税篇

登录

不能为空